挣扎的亚马逊中国卖家,和他们消失的一个季度
2020-04-10 15:28:4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  文/燃财经工作室

  来源:燃财经(ID:rancaijing)

  “新冠肺炎疫情,国内上半场,国外下半场,跨境电商打全场。”在亚马逊中国卖家的朋友圈,这句话被反复刷屏。

  全球疫情扩散掀起了跨境电商行业的连锁反应,亚马逊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,此刻不堪重负。3月17日,亚马逊紧急宣布“封库”,停止非必要商品入库,4月5日之后,仍然只能优先接收部分产品。

  疫情之下,新需求减少、物流和仓储成本上涨,再加上封仓新规,让亚马逊平台上的中国卖家们雪上加霜。根据Marketplace Pulse2019年底发布的报告,全球亚马逊市场上有将近300万活跃卖家,其中有42%位于中国,这也意味着,在亚马逊平台上活跃着126万中国卖家。

  “看到通知后,团队连夜准备发货,那天估计所有卖家都在创建货运计划,亚马逊后台直接卡到宕机。”亚马逊上的一位卖家告诉燃财经。

  大家想办法自救,但情况不容乐观。有的卖家销量较去年Q1几近腰斩,有的卖家无奈解散部分团队。

  除了卖家之外,这一链条上的服务商、专线物流商也受到连锁打击,有的专线物流商订单量锐减80%。

  疫情什么时候结束,直接关系到卖家的生死存亡。根据跨境眼观察调研的数据显示,目前有32.61%的卖家现金流可以维持4-6月,28.26%的卖家仅能维持2-3月。这意味着,如果疫情Q2还得不到有效控制,67.4%以上的卖家可能生存困难。

  亚马逊中国卖家的境况如何?是否有机会自救?燃财经采访到五位这条产业链上的商家、服务商、物流商,以下是他们的口述。

  要点速览:

  疫情之后,物流价格上涨,铁路涨了20%,航运涨了50%,海运涨了100%;

  今年的回款只有去年的5.3%,根本不够支付供应商货款和物流商的结款;

  因为没有提前收到消息,公司在海外仓压了五六万元的货物。钱花出去,买了一堆货放在那里吃灰;

  海外仓的存储费用加上二次发货的物流费用让公司一筹莫展,无奈之下我裁掉了十几个人,剩下的员工全部只有最低保底工资;

  我们服务的很多商家开始关店、缩减业务、暂停扩张,直接决定着我们的生存空间;

  以前一个业务员一天大概有几十个客户在发货,现在一天大概只有一两个订单,有的甚至没有。客户正在流失,目测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到6月左右。

  卖家篇:

  高峰期一天有近5000单

  现在一周只有700单

  某亚马逊电商品牌市场负责人 Jacky

  随着全球疫情爆发,我的心一天天沉下去,每天几乎强迫症一般的刷着后台数据,断崖式下跌的曲线告诉我,公司可能快要撑不住了。

  在收到亚马逊通知即将封仓的邮件后,团队连夜行动,想赶在“大限之前”发货。那天估计所有卖家都在创建货运计划,后台一度卡到快要宕机。

  疫情发生之后,不少航班停运,航运的价格已经涨了一倍多。疫情之前,平摊到一组货物的运费是20元左右,上周的价格已经涨到了40多元/组,但是该发货还是得硬着头皮发。

  以美国市场来说,我们在亚马逊的仓库里大概还有6万多组货,其中大部分都是冬季的滞销产品,疫情一来,打击十分明显。

  从2020年的第7周(2月14号)开始,销量每周都在都往下滑,保守估计较去年Q1几近腰斩。公司销量最多的时候一天有近5000单,现在一周只有700多单。接下来,公司很可能就要面临业务停摆、资金链断裂的险境。

  要知道我们还是2019年亚马逊全球开店中国出口跨境品牌百强,公司面向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和日本7个市场。但实际上,我们主打的美国市场如今已经没有什么新需求了,随着法国和意大利整个国家的物流瘫痪,这两个市场的业务也完全停摆。

  我们公司主打保暖内衣品类,由于去年冬天是暖冬,本来就遇到了滞销,现在又碰上疫情,今年的回款只有去年的5.3%,根本不够支付供应商货款和物流商的结款。公司其实从去年年底就开始有了资金缺口,第一季度开始运行之后,这个缺口被拉得越来越大,公司一直处于收支刚刚能打平的状态,现在每一步都是走在刀尖上。

图 / Pexels图 / Pexels

  亚马逊目前提供的唯一帮助是减免了一个月的长期仓储费(在它仓库里放超过12个月的货物),稍微缓解了一些压力。

  反思下来,我们有几个点确实没做好,只是疫情放大了这一部分,其中最根本原因就是我们的产品结构过于孤注一掷。我们一直靠卖秋冬的季节性产品来赚钱,Q2、Q3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在卖。把鸡蛋都放一个篮子里的后果就是,一碰上暖冬就是致命一击。

  还有一点是售卖平台太单一,我们只做亚马逊一个平台,虽然自己有官网,花了钱吸引流量到官网上,最后下单还是得跳转亚马逊,用户没有留存,官网就显得很鸡肋,这样的抗风险能力肯定很弱。 

  爆款按摩枕头

  现在15天都开不了一单

  深圳市安默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军

  安默尔主营两类产品,一类是家具类产品,比如灯饰、地毯等;另一类是电子产品,比如移动充电器、手环等。成立三年来,公司销售额一直在增长,2019年做到了近3000万。

  就在生意一路扶摇直上的时候,遇到了全球疫情的爆发。直接的影响是物流价格上涨,铁路涨了20%,航运涨了50%,海运涨了100%。成本上去了,但我们不敢调价,一调价用户更不愿意买。

  我们做的是店群模式,手握80多家店铺,FBA(卖家提前将货物备货至亚马逊仓库,订单销售后亚马逊负责从亚马逊仓库派送至买家手中)和FBM(卖家自发货,亚马逊仅作为销售平台)模式都做。

亚马逊中国卖家发货流程  制图 / 燃财经亚马逊中国卖家发货流程  制图 / 燃财经

  这次亚马逊封仓,主营的FBA业务基本停摆,加上海外整体的消费需求下降,购买力下降了2/3,3月底,旧金山和新罗谢尔地区先后宣布封城,对我们的FBM业务也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我都在联系海外仓,跟客户解释说货已经到达美国,等疫情过后,就会准时发货。但海外仓的存储费用加上二次发货的物流费用,高企的成本让公司一筹莫展。无奈之下我解散了西安临潼的团队,裁掉了十几个人,剩下的员工全部只有最低保底工资。

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

  现在整个欧洲受疫情影响非常大,而欧洲又是我们主打的市场。因为没有提前收到消息,公司在海外仓压了五六万元的货物。钱花出去,买了一堆货放在那里吃灰。有一款以前卖得很火的户外按摩枕头,现在15天都开不了一单。国内我们也自己租了仓库,压着很多货发不出去,算上海外仓,整体成本接近十六万,压力非常大。

  另外,国内物流受疫情影响,10多天能到的货现在可能一个月都到不了;国际物流3天能到的货,现在用20天才能交付,全部堆在香港清不了关;到了海外仓的,因为封城用户也收不到。

  这样一来就违反了亚马逊的送货时效,不仅回不了款,还会触发亚马逊时效性的索赔机制,过去一年我们才会收到一两次投诉,3月一个月我们就被索赔三四次。

  当然,我也看到了其中的机会,疫情期间大家都被关在家里,这段时间运动器材的销量有所增加,利润也比较可观。其实这些运动器材公司之前就有卖,但是一直没有订单。全球疫情爆发之后,突然一天之内卖了几十个订单,我们就开始重点运营,快速补货。最快的时候,昨天才做的产品,今天就能开单。

  如果封仓消息发布之前我就知道运动器材好卖的话,我肯定会抢着去发货,但当时也没发现,现在发FBM就慢了。 

  今年如果能熬过疫情,我就计划做速卖通平台,顺便孵化加盟公司,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力,在行业洗牌期取得一席之地。

  如果疫情继续

  整个Q2都将是未知数

  跨境电商卖家&咕噜公园创始人 邓树博

  我从2012年10月开始在亚马逊上做跨境电商,到现在8个年头,主要做欧洲市场,也是此次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区域。同时我还有一个子公司叫咕噜公园,专门做卖家社群,打造跨境电商的高品质知识分享交流与交友圈。

  疫情开始之后,一二月份由于年前做好了储备,销售额下滑得还不明显,3月开始,直接下跌了60%左右。

  其实封仓对我们来讲,还不是最大的问题,关键是我们的主打品类——户外运动,大部分直接被亚马逊平台下架,页面显示不可售卖。封仓只是一段时间内不发货,一解封就可以快速补货,而下架是直接不让卖产品,如果疫情继续爆发,整个Q2都将是未知数,非常危险。

  我们主做欧洲市场,精品铺货的模式,SKU较多,供应链也就相对分散。一开始国内疫情爆发,很多工厂和供应链没办法复工,年前只备两个月的货,年后没办法及时供货,加上核心营销品类被限制销售,公司陷入困局。

  如果疫情延续三个月以上,原计划备货的春季商品将会进入滞销状态,加上整体公司业务回款少,公司固定开支不变,在现金流方面将会遇到一定的挑战。

  当整个行业按下暂停键的时候,企业不能停下来,现在公司正在不断开拓新的品类和新的产品,比如生活必须用品、家居用品等亚马逊允许在疫情期间销售的品类。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新开发的产品,亚马逊平台不允许创建FBA发货计划,所以目前还是只能做长远储备。

图 / 视觉中国图 / 视觉中国

  有的商家开始销售口罩,但我们没有涉及,一方面入场的人太多,价格竞争太激烈,另一方面亚马逊对口罩的把控非常严格,需要各种资质的审核。企业追求的是长远发展,对于投资产出比不大并且高风险的产品,公司选择放弃。

  跨境电商整个链条上,短期来看最惨的应该是物流商,以前靠打价格战、物流产品线路没有打通,管理体系不规范、没有海外商资源的物流公司,都会面临完全没有生意的困境,特别是在江浙一带,很多小型物流商都已倒闭。

  相反,一些服务商将迎来新机遇,比如说智能广告工具。一般情况下,广告的花费会占到整个销售额的10%左右,也就是说做一个亿的销售额,要花1000万的广告费,有了智能广告工具,可以省下30%左右的成本,还能提高整个运营效率。

  第二个机遇是独立的第三方海外仓,以前大部分的卖家都喜欢直接用亚马逊FBA仓,此次亚马逊封仓之后,很多货物没办法入仓,商家会注意到海外仓。对运营多个电商平台的商家来说,如果将货物大量备在海外仓,再调拨进到不同的备份账号,其实更加灵活。

  第三个机会是供应链金融,包括物流、采购货物环节,只要亚马逊账号经营正常,就可以通过账号来实现多方的现金周转可能。

  我们这个行业太年轻了,随着疫情的发展,线上购物的需求激增,整个市场会面临洗牌。这一轮洗牌,洗的是那些没有实力的卖家,以前那种二级、三级代理商,拿货倒货的形式,肯定会被淘汰。产业升级了,产品和服务也得跟着升级。

  服务商篇:

  卖家关店或缩减业务

  直接决定着我们的生存空间

  商易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詹利荣

  商易咨询是跨境卖家服务商,为客户解决海外商标/专利注册、欧洲增值税申报等需求。

  公司目前有500多家企业客户,订单量逐年递增,但在全球疫情爆发之后,2020年2月至4月,新增客户订单量一路下滑,预计4月将迎来3年同期的最低值,这是目前必须要面对的惨烈现实。

  我们在2019年的同比增长表现不错, 但2020年Q1公司制定的销售目标仅完成40%。如果全球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,恐怕只能调整业务方向往国内发展了,同时固定成本及人工能省则省,尽量维持现有规模。

3月以来新客户增量明显下滑 图 / 商易SUNY3月以来新客户增量明显下滑 图 / 商易SUNY

  我们跟客户的交流比较密切,很多卖家原计划2020年新开店铺、扩展品类,现在基本全部暂停。

  目前从行业整体来看,部分规模较大但销售额不能覆盖成本的企业开始裁员,或者搬迁至惠州及长沙等固定成本更低的城市。最让我们焦虑的,是很多年签客户订单陆续到期,到期之后假设卖家关店、缩减业务、暂停扩张等,直接决定着我们的生存空间,行业竞争加剧,总体形势不容乐观。

  跨境电商近十年发展迅猛,服务商应运而生,一部分是让比较传统的业务适应新形式,例如商标专利,跨境物流等;一部分是新产生的业务,如欧洲增值税注册申报,产品安全合规注册及欧盟授权代表等。

  服务商门槛不高所以企业数量极多,除了几家早期入行的公司客户基数较大,大部分中小咨询公司订单量天花板也就在几百上千单的量级,非常时期倒是体现了船小好调头的优势,通常十来个人的公司,房租水电负担不重,人员的分工也较灵活,可以通过快速调整业务方向及缩减开支等来缓解压力。

  反倒是员工超过30人的公司,组织架构倍受考验,特别是销售人员占比较高的公司,正常运转是要靠持续增长的订单来支撑的,如果没有新订单供给,就没有办法养活这么多人,固定岗位能整合就整合,投入产出率不高或者纯为扩张的岗位会被精简掉。

  总体来说,服务商行业整体的损失应该不会像跨境卖家那么数额巨大。我们整个产业链结合得非常紧密,上下游的响应速度足够快,哪里有需求哪里就会有供给,只需要捂紧口袋,度过这艰难的几个月就是坦途。

  物流商篇:

  客户流失无货可发

  预计6月以后才能迎来转机

  欧美FBA专线物流从业者 陈瑜

  我们是一家做欧美FBA专线的物流公司。专线一般包含了空派加海派,到了美国港口以后需要进行清关,清关完成UPS提货,然后提货派送到亚马逊仓库。

  这两年,专线的生意已经被亚马逊自有物流抢去了一部分,2019年夏天,联邦快递宣布终止与亚马逊的合作关系,UPS虽继续为亚马逊送包裹,但亚马逊自有物流网络已被视为联邦快递和UPS的潜在长期威胁。换句话说,我们要和亚马逊平台抢生意。

 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加上全球疫情的爆发,专线的生意现在更是难上加难。亚马逊宣布封仓以后,我们的整个订单量跟去年相比下滑了不少。现在平均每周1-2条柜子(内含70方货物),以前每周有6-10条柜子。

  另外一个难点是,现在不仅亚马逊封仓,美东部分城市还封城了,用户的货物得放到仓库解封之后才能进行配送,其中仓储的费用和再次配送的费用会非常高。

图 / Pexels图 / Pexels

  现在货物从中国发到国外,平常空运只需要20多元/公斤,现在已经涨到100多元/公斤。我们还要保证货物不出问题,成本可想而知。让我最头疼的是,客户正在流失,且没有货可以发出去,目测这样的情况应该要一直持续到6月左右,美国疫情好转,客户才能发货。

  我的不少客户都会选择在这段时间暂停发货,现在发货的一般都是一些大公司,提前做好了商务计划。因此我们的业务量大幅下降,以前一个业务员一天大概有几十个客户在发货,现在一天大概只有一两个订单,有的甚至没有。 

  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jacky为化名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